我:hello 我酷爱的 近来忙嘛 良久没过去照顾护士啦 想你啦

客:你够了嘛 说的仿佛我好久没有宠你一样

我:岂非不是么

客:看你那冤枉样 朕今晚就翻你的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