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在小区楼上等主顾上去拿外卖,我阁下的一男生估量是在等女友,他抽了口烟,难过的说道:偶然候啊真倾慕你们送外卖的,一个德律风密斯就上去了,不像我,每次都要等半小时,还不敢打德律风催。

这一刻我竟不知该怎样抚慰他。

2、哥哥带女友返来,第一次见她,就叫她嫂子,她说照旧叫姐姐吧。

我就喊她姐姐,随后冲着哥哥喊道:姐夫好!

3、相亲,在星巴克晤面,女:你喜好喝什么?

男:你呢?

女:我喜好玛奇朵~

男:噢!我喜好爽歪歪。。。

女。。。

4、疲劳不胜的回抵家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内心无比落寞。。。

“我们复合吧,我受不了一团体的生存,我压制的将近窒息了。。。”

我打德律风给前女友。

前女友:我照旧那句话,你换套小公寓我就返来,你整天在公司忙,那四百平米的别墅我住着没平安感。。。”

5、跟大胸闺蜜回家,忽然一只手在她胸上抓了一把,一个长相很猥琐的女子风一样跑了。。。

闺蜜很生机,我抚慰她:别生机了,谁叫你胸大沟又深,你看他人怎样不抓我?

闺蜜很幽怨:我生机的是,对我耍地痞的TM这么猥琐呢?

6、正在下班,女友发来一条短信:酷爱的,我不可了,大夫说我得了绝症我事先就哭了,买了很多他喜好吃的零食去看他。

到他家后,只见女友衰弱的躺在床上我问到:酷爱的,你得了什么绝症?

只听女友衰弱的说:懒。。。懒癌早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