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吴老二终于睡到天然醒,他伸了伸懒腰,看了看阁下的女人,浅笑着说:“嗨!我还不晓得你叫什么。”“我也不晓得你叫什么,不外我晓得你这科一定挂了。”监考教师说完收走了他的白卷。